首页 >  新闻 >  足球与阶级:不能取胜,那就去死

足球与阶级:不能取胜,那就去死

来源:杨昭 2018-11-07 18:28

分享到:

导语:与生俱来的地域归属感,造就了最疯狂的英国足球

相关标签: 曼联 热评

足球被人称为“和平时代的战争”,而德比大战则永远是绿茵场上最吸睛、最富有话题的较量。无论是地域之间、阶级之间、意识形态之间的分歧,亦或是历史传统积怨的原因,都会是一场90分钟的比赛添加更多错综复杂的情感因素。

2.jpeg

曼彻斯特德比不乏鲁尼这样的精彩倒钩进球

正是在这样纷繁复杂的岁月进程中,德比大战的两支球队无论是在场上还是场下都会不遗余力的给对方制造麻烦,就连球迷也是如此。而在所有的德比大战中,最疯狂的德比绝对是远在南美大陆的博卡青年与河床队之间的同城德比。

20世纪初,在南美的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诞生了两支伟大的足球俱乐部,河床和博卡两支球队长达百年的较量由此拉开了帷幕。作为南美洲家喻户晓的足球俱乐部,他们几乎代表了阿根廷足球历史上所有的球星,两队的争夺也代表了阿根廷足球的未来和现在。两支球队的对抗除了是球场上的竞技对抗之外,还成为了阿根廷国内两个不同阶级对抗的缩影,博卡青年被认为是“平民的球队”,而后者则是“贵族的球队”。直到今天,这种平民百姓和上层阶级之间的对看看依旧是阿根廷国家德比的主流基调。

3.jpeg

博卡青年和河床之间的对决是南美足坛的百年基调

但在早期英国(尤其是英格兰)的足球历史中,这种阶级之间的对抗却显得不是那么明显。不同于其他国家的球迷,作为现代足球的发源地,足球从一开始就在英国打上了重重的平民化烙印,同时英国的球迷也往往有着极强的地域归属感和家族传承性。这也使得德比之间的对抗不像博卡与河床那样代表不同阶层,而是一种不同城市甚至不同街区球队的地域标签。

VCG111153543527.jpg

曼城夺冠后疯狂庆祝的当地球迷

在英国,无论是大城市还是小城市,都以支持自己城市甚至自己街区的球队而感到无上高荣,每当他们说出自己的主队时,并不会因为球队的成绩不理想而羞于启齿,反倒会觉得这支战绩并不算突出的球队就是自己的信仰。而一旦哪名球员敢投身到同城死敌的阵营,则会立刻变成千夫所指的叛徒。

作为热刺青训营成员、在热刺效力九年的英格兰中卫坎贝尔在2001年转投同区死敌阿森纳,结果在他重回白鹿巷的第一场比赛中,数万球迷对坎贝尔喊着“叛徒”“犹大”,坎贝尔甚至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哥哥托尼也在这群球迷当中支持着热刺。

VCG11406295355.jpg

timg.jpeg

坎贝尔重返白鹿巷球场,热刺球迷斥其为“犹大”

同样的事情也曾发生在阿森纳队自己身上。当他们的青训体系培养出来的后防大将阿什利·科尔因为不满阿森纳给他开出的“低到气得发抖”的工资而转投同属伦敦的球队切尔西时,也曾在他重返酋长球场时遭遇球迷的漫天嘘声。

而在全英国最火爆的曼彻斯特德比中同样发生过这样的故事,曼城队曾在特维斯从曼联转投而来后拉出了“欢迎来到曼彻斯特!”的挑衅性海报而被曼联时任主帅弗格森称为“小家子气”的俱乐部,两家球迷也为了谁才是曼彻斯特的城市名片而争论不休。

5.jpeg

曼城给特维斯制作的欢迎海报一度引发了巨大争议

这种强烈的城市球队归属感仿佛融入在英国人生活的角角落落,小编就曾经碰到过穿着曼联球衣被伯恩茅斯当地公交司机开玩笑拒载的场面,也有过拿着切尔西水杯而被布莱顿的教授说要让你期末挂科的往事。而一向讲究绅士风度略显高冷的英国人一旦发现自己和你是同一支球队的球迷,立刻就会换一副面孔,仿佛和你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般亲切热情。

6.jpeg

2016年莱斯特城夺冠使得这座城市陷入疯狂

早期的北伦敦豪强阿森纳和热刺都曾经在西伦敦的汉姆史密斯区有一定的球迷基础,但此后该地区切尔西和富勒姆等球队的出现迅速使当地球迷重新找到了“组织”。小编曾经碰见过几名年近七旬的QPR球迷老爷爷坐一个半小时火车前往客队主场看球,其中一名老爷爷从1959年自己5岁就开始跟着自己爷爷看QPR主场比赛,现在带着自己小孙子一起看;另外两位一个1965年开始看,还有一个1970年开始看QPR的比赛。

尽管QPR已离开英超四年有余,但这些球迷却始终不离不弃,并没有因为西伦敦切尔西的崛起就改换门庭。家里的亲人们也支持他们每年购买球队季票甚至坐飞机前往客场给球队加油,也只有这样的文化才能形成世界第一大足球联赛孕育的沃土。而类似的水晶宫、富勒姆等等这些弱队也在当地有着大量的球迷基础,尤其是每逢英超或者英冠比赛日,总能看到一些带着自己支持球队logo围巾,步履蹒跚的老人牵着自己稚气未脱的孙子坐上火车去客场给自己的主队加油。这种代代相传的主队情节也使得足球文化在英伦三岛上生生不息。

微信图片_20181107181300.jpg

尽管已年近七旬,但这些老爷爷依旧热爱着自己支持一生的球队

但这样的传承与地域文化也造就了足球这项运动从一开始就代表着英国的平民化,随着资产阶级革命的进行和工业革命的展开,足球也成为了工人阶级每周固定的节日和精神寄托,但即便英国在1966年举办了世界杯并成功问鼎,甚至女王伊丽莎白还亲自为当时的英格兰队长博比·摩尔颁奖。

但在英国的贵族眼中,板球、马球、橄榄球、马术这些运动才是古老贵族真正应该进行的运动。而足球始终是工人之间的嬉戏,这也造成了英国的绝大多数顶尖俱乐部都在伦敦的发展区或是以工业为主的城市如利物浦和曼彻斯特,这种影响甚至延伸到了遥远北部的苏格兰地区,历史悠久的苏格兰豪门凯尔特人和格拉斯哥流浪者都在工业重镇格拉斯哥市,而作为行政首府的爱丁堡则鲜有俱乐部在苏超赛场上有所作为。

timg (1).jpeg

1966年世界杯,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亲自为英格兰队颁奖

然而,随着足球在全世界的发展以及英超作为世界上商业化最好的足球联赛影响力越来越大,这种以工人阶级为核心,代表了纯粹地域对抗的德比格局也在逐渐改变并被赋予了一些新的元素。随着曼联99三冠王伟业的建立以及贝克汉姆和C罗等球员的加入,曼联越来越重视全球市场,并且成为了全世界影响力最大的足球俱乐部之一,而在英国国内,曼联也极为重视球迷群体的培养,在原有球迷的基础上还吸引了大量其他地区的球迷成为球队新的拥趸。

timg (2).jpeg

曼联的全球化战略在近些年非常成功

而曼城在之前的数年虽然战绩不佳,但曼彻斯特的曼城球迷始终认为曼联是一支不在曼彻斯特市区的“乡下”球队,他们才是曼彻斯特的城市正统,而作为“城里人”的他们也与曼联球迷形成了某种意义上的阶级对立。

当时间进入到2009年,中东巨富曼苏尔酋长的强势入主使得曼城终于在财力和战绩上逐步有了和曼联分庭抗礼的能力,而不差钱的曼苏尔酋长为了提升自己在英国的影响力也希望曼城可以成为自己的一张名片,因此曼城逐步吸引了大量英国中产阶级和中上层人群成为自己的球迷。这也使得两队之间的德比大战除了原有的地域对立又被赋予了新的定义,曼市德比也变得愈发火爆和精彩。

微信图片_20181107182203.png

被认为是代表了两种阶级的曼彻斯特德比愈发火爆

随着曼市德比的火爆程度越来越高,两队球迷的狂热也表现的愈发明显。每年的曼市德比,都有球员因为被球迷认为在比赛中表现不佳或是没有达到他们心中的期望,导致球队在这场最不能输的比赛中输球而收到大量球迷的死亡威胁信,甚至就连曼联队的老板也曾因为球队在曼市德比中以1-6惨败而收到球迷的死亡恐吓信。

 VCG11471903609.jpg

巴洛特利的庆祝动作也成为了曼市德比中永恒的经典

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德比俨然成为了上到球队下到球迷最不能输的比赛,每年的曼市德比也因此更加精彩纷呈。

微信图片_20181107182659.jpg


相关标签: 曼联 热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