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认真阅读并同意服务协议后,再进行支付 确定

“分手应该体面”——盘点与老东家撕破脸的球星

来源:爱奇艺体育 2019-07-15 12:59

分享到:

导语:不管愿意与否,球迷们总是得接受球员转会离队的可能。但有些球员与俱乐部分手时的“不体面”深深刺痛了曾经爱过他们的球迷们的心。

不管愿意与否,球迷们总是得接受球员转会离队的可能——即便你支持的球队是皇家马德里或者巴塞罗那也未必能幸免,哪怕你的偶像是当今足坛的绝代双骄之一。而当一名球星一心要转会离开时,你总是很难阻止这样的行为。在今年夏天,内马尔、格列兹曼乃至科斯切尔尼都因为不再满意于当前的处境而通过不同方式向球队施压。

离队的方式总是多种多样的,有人一转身就消失不见,有人在挥手作别时被鲜花拥簇,而有些球员与俱乐部分手时的“不体面”深深刺痛了曾经爱过他们的球迷们的心。

今天我们来盘点一下那些与老东家分手时闹出不愉快的球星。

埃曼努尔-阿德巴约(阿森纳→曼彻斯特城,2009年)

在效力阿森纳期间,阿德巴约堪称一位可靠的射手,他在2007-08赛季更是打进了30球。但在随后一个赛季,阿德巴约遭遇了伤病困扰并和主帅温格冲突加剧,后者也将他以2500万英镑卖给了曼城。

多哥人在2018年接受采访时回忆道:“头一天,温格还在办公室告知我必须离队,因为他看不到我在阿森纳的未来。第二天当我加盟曼城后,他却在伦敦召开发布会,说是我因为高薪诱惑才想要离队。我对阿森纳的仇恨也是自那一天开始的。”

而此后的发展人尽皆知,阿德巴约在转会后首次对阵阿森纳的比赛中进行了一次跨越全场的飞奔庆祝,挑衅自己曾经的球迷并且拳打前队友范佩西。

这位而今效力于贝西克塔斯的前锋补充道:“当时我在想着什么?一个囚徒终于出狱了,一个囚徒终于自由了。”

阿德巴约.jpg

迭戈-科斯塔(切尔西→马德里竞技,2017年)

当蓝军主帅孔蒂通过短信告知科斯塔“你已经不在我的计划之中”被媒体曝光后,整个英超联赛的后卫们都松了一口气。

尽管在当赛季各项赛事打进22球并帮助切尔西夺得3年内的第2座联赛冠军,但个性剽悍的科斯塔还是因为不服管教而和孔蒂决裂,当然这期间来自中国的高薪诱惑也成为了事件升级的催化剂。

由于孔蒂的决然态度,切尔西直接从皇马引进了莫拉塔作为替代者,失去主力位置的科斯塔甚至一度考虑诉诸公堂。不过他最终还是转会回归马竞,但由于床单军团的转会禁令,科斯塔在加盟后长达3个月时间内都无法出场比赛。

在此后回忆这段往事时,科斯塔依然怨气十足:“我不该去切尔西的,他们处理事情的方式太糟糕了。”

迭戈科斯塔.jpg

索尔-坎贝尔(托特纳姆热刺→阿森纳,2001年)

热刺球迷仍然对坎贝尔在当年叛逃死敌阿森纳的行为难以释怀。这位而今已经44岁的马科斯菲尔德主帅出自热刺青训营,并在9年间为热刺出战了超过300场比赛。

此前有传闻称坎贝尔甚至还曾表示自己绝不会踏过划分热刺和阿森纳的北伦敦分界线,但最终却在合同到期后直接以自由身加盟阿森纳,同时义正言辞地表示这将有助于自己参加欧战从而促进职业生涯发展。

他也因此一直被热刺死忠辱骂为“犹大”(甚至还有更糟糕的绰号),但四座冠军奖杯(包括两座英超联赛冠军)足以抚平创伤,并且证明坎贝尔说的没错。

坎贝尔.jpg

路易斯-菲戈(巴塞罗那→皇家马德里,2000年)

这是足球史上最具争议的转会之一,或许都没有之一。葡萄牙“巫师”在世纪之初从巴萨转投绝对死敌皇马,6000万欧元的转会费也创下当时的世界纪录。

从竞技层面来看,菲戈和齐达内、罗纳尔多共同在伯纳乌开创了了银河战舰一期,并在随后两个赛季取得了成功。但皇马激活后者解约金的行为,却也导致双方董事会之间的激烈口水战爆发。

而菲戈回访诺坎普的第一场比赛也足以载入史册,敌对意味的横幅四处可见,观众在他罚角球时投掷的杂物多不胜数,而飞落的那个猪头更是成为了经典瞬间。

菲戈.jpg

阿什利-科尔(阿森纳→切尔西,2006年)

作为很多人心目中的英超时代最佳左边后卫,阿什利-科尔的光芒是如此夺目,以至于穆里尼奥在入主切尔西后也对其求贤若渴。

但由于消息走漏,蓝军因为接触科尔而遭受罚款,不过科尔却被阿森纳的续约态度所最终激怒。他曾和阿森纳曾一度达成一份周薪6万英镑的续约合同,但俱乐部却最终只愿出5.5万英镑。科尔表示得知这一消息时自己正在开车,也因此气愤地差点把车给撞坏了。

最终,科尔在一年后转会切尔西,他的新合同周薪为9万镑。更为重要的是,科尔在斯坦福桥举起了8座冠军奖杯。科尔也在回忆时表示:“我9岁就在阿森纳了,球迷的恨意当然令我受伤。但回头来看,我认为这或许是注定要发生的。”

A科尔.jpg

威廉-加拉斯(切尔西→阿森纳,2006年)

加拉斯是那桩球员互换中让科尔得以成功加盟切尔西的筹码,同时也是另一出肥皂剧的主角。

由于合同纠纷,在切尔西效力五年的加拉斯拒绝再为蓝军出场,一心“进厂”的法国中卫还威胁如果派自己上场,他不排除打进乌龙球的可能。切尔西此后甚至还曾专门发文谴责加拉斯的不职业行为。

转会阿森纳并非闹剧的终点,加拉斯显然不在意外界的看法,他在后来又和枪手闹出合同纠纷,并转投另一家北伦敦球队热刺。

加拉斯.jpg

迪米塔尔-贝尔巴托夫(托特纳姆热刺→曼联,2008年)

当贝巴的经纪人在前一年告知曼城对他有意时,保加利亚人的回答是“滚蛋,我们要去曼联”,他认为只有转会曼联才能算得上是达到“人生巅峰”。

随之而来便是肥皂剧,贝巴本人的消极态度无需赘述,一个简单的数据:在此前赛季,贝巴打进23球;而在表态要转会曼联后,他在热刺14场仅打进2球。如此公然地“划水”让热刺怒不可遏,以至于就连弗格森爵士都曾因为公开谈论贝尔巴托夫的转会可能,而被热刺诉诸公堂。

但在贝尔巴托夫越发成为更衣室不稳定因素并直接罢训后,主席列维在谴责球员的逼宫行为缺乏尊重的同时也只能选择屈服。虽然热刺也收回了3000万英镑的转会费,但这一数额还是明显少于曼城送上的报价。

贝巴.jpg

卡洛斯-特维斯(曼联→曼城,2009年)

“野兽”在2006年自科林蒂安登陆英超西汉姆联,并在一年后转投曼联。据弗格森爵士所言,特维斯提出的薪资要求过高。而特维斯本人则表示弗爵爷欺骗了自己,曼联始终没有给自己送上买断后的新合同。

在效力红魔两个赛季打进37球后, 出于对俱乐部冷落自己的不满以及上场时间的减少,特维斯直接选择转投“吵闹的邻居”,随后便有了那副名声在外的“欢迎来到曼彻斯特”蓝色广告牌。

而回头来看,特维斯加盟曼城,也是很大程度上加速了蓝月亮的升空。

特思乡.jpg

迪米特里-帕耶(西汉姆联→马赛,2017年)

帕耶在效力英超期间的发挥令人惊艳,但他在离去时却让铁锤帮球迷愤愤不平。

尽管在前一年还获奖无数并签下五年合约,但西汉姆联主帅比利奇证实了这位中前场核心拒绝再为球队出场。这样强硬的立场也令帕耶在罢赛短短半个月内就得偿所愿,成功重返法国。

帕耶在此后接受采访时表示,他认为伦敦的生活非常无聊,并认为留在那里是在浪费职业生涯。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是这种想法。

帕耶.jpg

约翰-克鲁伊夫(阿贾克斯→费耶诺德,1983年)

谈及克鲁伊夫,人们总是会联想到阿贾克斯,但实际上克圣生涯晚期还曾有过在宿敌费耶诺德效力的经历。

1982-83赛季已是克鲁伊夫第二次效力阿贾克斯。虽然肯定无法和首次效力的九年时光(他在那期间成长为世界最佳球员之一)相提并论,但阿贾克斯依然获得了国内双冠。

然而令克鲁伊夫震惊的是,他居然没有得到一份续约合同。于是他进行了最简单直接的报复——加盟费耶诺德。克鲁伊夫在随后的赛季成为荷甲年度最佳球员,带队夺得国内双冠,随即宣布退役。

没错,克鲁伊夫就是这么快意恩仇。

克圣.jpg

菲利佩-库蒂尼奥(利物浦→巴塞罗那,2018年)

在巴塞罗那表现挣扎的巴西球星库蒂尼奥曾经是安菲尔德的宠儿,但当巴萨表示对这名中场球员有兴趣的时候,他的表现并不不被利物浦球迷买账。尽管球队主帅克洛普表示,不会再让球队重蹈苏亚雷斯与托雷斯离队时的覆辙,球队传奇球星杰拉德也警告了库蒂尼奥,但球员本人却在双方剑拔弩张之时,遭受了“神秘的背伤”,并且在随后的日子里选择了罢训的手段向球队施压。最终利物浦从巴塞罗那那里得到了1.6亿欧元,送走了巴西人。

结果我们也知道了,送别了库蒂尼奥这名扰乱更衣室的“毒瘤”以后,利物浦在赛季下半程一路高歌猛进,杀入到了欧冠决赛。利物浦球迷也创编了歌曲讽刺库蒂尼奥的选择。歌词写到:“萨拉赫,马内,菲米,我们卖掉了库蒂尼奥!”尽管他们败给了皇家马德里,却又能在2018/19赛季再度杀回欧冠决赛并最终捧杯。反观库蒂尼奥心心念念想要加盟的巴塞罗那,已经连续两年在欧冠淘汰赛中惨遭逆转。而今年逆转了巴萨的,恰恰就是利物浦。

库蒂尼奥.jpg

奥斯曼-登贝莱(多特蒙德→巴塞罗那,2017年)

巴塞罗那作为世界上最著名的足球俱乐部之一,吸引了无数的年轻球员,而法国妖星奥斯曼-登贝莱也不例外。但他向球队施压要求转会的方式,同样的幼稚和不职业。

在转会前,登贝莱选择通过罢训和玩失联的方式逼迫多特蒙德管理层对其失去耐心。而他的前队友,现已转会至阿森纳的后卫帕帕斯塔索普洛斯怒斥:“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球员能比球队更重要。他没有权利肆意妄为。”

然而登贝莱本人似乎对于自己的行为并没有感到惭愧,他在接受采访时称,如果自己不选择用罢训的方式来施压,就没有机会来到巴塞罗那,而此后更会为错过巴萨而后悔。

登贝莱.jpg

马里奥-格策(多特蒙德→拜仁慕尼黑,2013年)

多特蒙德在主帅克洛普的带领下,杀入了欧冠决赛。他们将要面对的对手是同样来自德甲的拜仁慕尼黑。在这时,球队的天才中场格策即将转会至决赛对手拜仁的消息却已传开。这位出身于多特蒙德青训营的少年,曾经威斯特法伦球场的英杰,此时承受着球迷们疯狂的谩骂和攻击。尽管转会官宣发布与多特蒙德的球队性质有关——他们是上市公司,所有可能影响公司股票涨跌的信息,他们都必须第一时间宣布——但很显然,黄黑球迷们对于大战之前动摇军心的“罪魁祸首”格策已经出离愤怒。

而这次转会也给格策的家庭带来了无法挽回的创伤。由于格策已经被多特蒙德这座城市视为“叛徒”“犹大”,他在多特蒙德上学、生活的弟弟成为了这些极端球迷们攻击的对象。格策的母亲难以忍受人们对于自己小儿子的无端指责和谩骂,并且认为这一切都是马里奥与其父亲一手造成的,便选择与格策的父亲离婚,带着格策的弟弟离开了这个家。

格策在如愿加入拜仁慕尼黑后,却没能表现出在多特蒙德时的天赋,他发现自己在球队里并不是第一选择,也永远不会是。而格策本人也遭受着“代谢病”的侵扰,身体已经不复22岁时的轻盈与矫健。失意与困顿几乎是他拜仁生涯的一切。球员在草草结束了自己的拜仁生涯以后,灰溜溜地逃回了多特蒙德。但他回到球队之后发现,即使球队与昔日的老朋友们仍然愿意向他张开怀抱,但球迷们的挚爱早已不是他,而是他的好友罗伊斯。

很多人都在喟叹格策,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可惜一切没有如果。

格策.jpg

蒂博-库尔图瓦(切尔西→皇家马德里,2018年)

2018年世界杯金手套奖获得者,比利时门将库尔图瓦在颁奖仪式结束后,与国家队好友卢卡库进行互动。卢卡库在社交媒体视频里向这位新晋最佳门将询问其去向,他当时的回答是:伦敦,伦敦属于蓝色。然而,不知这位比利时人是订错了机票,还是导航软件出了问题,人们在随后的时间里见到他的地方,是马德里。

其间,切尔西多次要求他回到球队参与训练,但库尔图瓦不仅拒绝归队,更向球队提出了转会申请。由于英超的转会窗口将提前关闭,留给蓝军运作转会的时间并不多。而最后,蓝军不得不以3500万欧元的价格将这名门将卖给了皇家马德里。由于当时的转会市场并没有足以替代库尔图瓦的优秀门将,切尔西又是在转会窗口即将关闭的时刻触发了毕尔巴鄂竞技年轻门将凯帕的违约金条款,打破了在17天以前刚刚被阿利松刷新的足坛门将转会费纪录,以8000万欧元的高价将凯帕“生拉硬拽”到了斯坦福桥。

球迷们并没有冒犯凯帕的意思,但他们显然对球队用8000万欧元却只换来一位门将的事实感到不满。而库尔图瓦出尔反尔的行为让他早已失去了球迷们的尊敬。在转会至皇马以后,比利时人在接受采访时又隐晦地讽刺切尔西的许多方面不及皇马。这又使得蓝军球迷们对他的憎恨更上一层楼。每当球员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新的动态时,都会有蓝军球迷在评论区怒斥其为叛徒、小人,“就像蛇一样善于欺骗和背叛”。

库狗.jpg

结束语:转会本是足球世界里十分常见的事,但无论哪家豪门对你提出了邀约,都应该用理智与职业的方式来对待,切忌对老东家和球迷们出言不逊。否则,时光流逝,球迷们已经记不得球星们在球场上的昔日英姿,却能够将你分手时的“不体面”记恨一辈子。当然,对于球队的功勋球员,俱乐部也应该为球员提供更好的薪水待遇,否则也会让球员寒心,最终做出伤害自己、伤害球迷的不理智行为。

离去何结反目仇?皆因妄言伤人心。

劝君念惜旧日情,他日把酒共相亲。

分享到: